新读图时代:互联网十年巨变(2002-2012)犯了这个错误,你永远追不到她科学研究为什么是客观的?

我的梦想杂货铺

笑话5则:我们分手吧,你家的穷亲戚太多了
我不会告诉你,这四位美女都是我的
你会选择哪个呢,认定3号的举手

Mariana———第四条鱼 来自第四条鱼 05:35

1:

在后街的十字路口,有一家没有招牌的小店。里面装修的比较精致,有舒服的沙发,散发着文艺气质的上世纪碟片机,堆放着各种杂书的大书柜,书柜后面是一面灰白的石墙。表面上像一个咖啡馆,但是这个店不卖任何商品,它是个“梦想铺子”,是我和突然暴富的大军合伙开的。

大军前几年迷上了炒股,这小子数学从来都没有及格过,连股票的曲线图都看不懂,居然敢把他爸给他买的结婚用的房子卖了,把所有的钱全部砸了进去,我们都认为他在自寻死路。为了这事他爸拿刀砍了他三条街,还是我们过去劝的架,他爸胡子都气翘了,用刀指着瑟瑟发抖的大军骂:老子今天就要大义灭亲,生你还他妈不如生个番薯!

不料短短三年,他的资产翻了数十倍,成了一个没有任何腔调的暴发户。买了辆豪车成天带我们胡吃海喝,喝多了就脸红脖子粗的感慨人生:我的目标已经完成了,活得没劲了。

我凑过去小声问:你现在有多少钱?

他打了个嗝,熏的我差点昏过去,他做了个手势,然后用生无可恋的眼神盯着我,我说:六百万也不算多啊,我觉得你还可以多拼拼。

他叹了一口气:多个零。

我虎躯一震,原来这厮已经这么有钱了,我还记得当年在学校他没钱买烟,到处捡烟屁股的样子。我拿起杯子和他干了一杯,说:既然你有这么多钱,那我们合伙开个店吧,帮助别人实现下心愿,稳赔不赚,还能让生活有意义点,成天这么吃喝玩乐拼命消费也不是个事儿啊。

大军一下子兴致来了,大力拍着我肩膀说:我看行,你也别写你那破书了,现在傻逼才搞文学呢,不如多帮几个人。

就这样,梦想铺子开张了,只要你走进我们的小店,把你一直想完成却没能力完成的心愿写下来,贴在那面灰色的石墙上,我们就能帮你实现。

2:

整整两个月,我们都没有开张,偶尔有人走进来,也是把我们这当咖啡馆。我们死皮赖脸的迎上去向人家推销我们的业务,却毫无例外的被当成骗子,不过也是,要是我走在大街上突然有个人跑过来问我:你的梦想是什么?告诉我吧我帮你实现。

我要么觉得这傻逼在COSPLAY汪峰,要么就觉得这人是骗子。

下午的时候我正在沙发上看书,大军在我旁边吐槽:是不是咱们国家的人民都很幸福啊,梦想都实现了也说不定。

我放下书:不可能啊,我看网络上悲催的事儿还挺多的,好多人找不到工作,有的孩子还读不起书呢。

大军反驳我:你放屁!新闻联播上说我们现在就业形势挺好的,已经全面实行了九年义务教育,怎么会有人找不到工作读不起书?

我被雷住了:你一个文盲看什么新闻联播啊?

大军露出鄙夷的神情:这你就不懂了吧,做大事的都得看新闻联播,顺着国家政策走才能发财呢。像你成天关注网络新闻的,注定只能做个默默无闻的屌丝。

我一拍桌子:你大爷……

就在这时候门开了,走进来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,大概十六七岁,长得白白净净的,他涩涩的问:这儿……是梦想铺子吗?

我和大军同时跳起来,第一单生意终于来了。

3:

我们热情的把他迎进来,大军露出让人害怕的笑容:小兄弟,坐坐坐,喝点什么,咖啡茶还是可口可乐?

小男孩被我们的阵势吓住了,结巴的说:你们这……是不是免费帮人实现心愿啊?

我坐在他对面:对对对,你有什么心愿?

大军拍着胸脯:对,直接说,大哥们帮你搞定。

小男孩喝了口饮料,看了我们一眼,又喝了一口饮料,没敢开口。

我温和的说:你别害怕,我们都是好人,就喜欢帮人实现心愿,助人为快乐之本嘛,你有要求随便提,我们尽量帮你完成。

在循循善诱下,这孩子终于开了口:我的梦想很难实现。

大军说:不难也用不着我们呀,你就尽管开口。

小男孩说:我不想上学了。

我和大军面面相觑:这……

小男孩又说:我想去打游戏,我读书成绩不好,每次考试成绩都在倒数,天天被老师批评。上学让我觉得压抑,但游戏让我觉得快乐。我游戏打得很好,学校里还没一个人有我这技术呢,国服排名我都可以打进前十,我想辍学,好好打游戏赚钱,但我爸妈不会同意的,我想你们能说服我爸妈,这就是我的心愿。

4:

我和大军商量以后,准备了两套方案,第一套由我来执行,我买了一堆水果去了小男孩他家,他妈开门后斜着眼问:你谁呀?

我赔着笑脸:吴阿姨是吧,我是方群(那小男孩的名字)的数学老师,今天来做家访的。

他妈将信将疑:上个月我去学校开家长会,数学老师好像是个女的啊。

我灵机一动:那老师已经转去其它学校了,我是这个月刚调过来的。

他妈让我进了门,给我倒了杯茶,问:方群是不是又在学校闯祸了?

我连忙说:没有没有,就是这孩子最近的状态不大好,听同学们说他天天失眠,好像有什么烦心事。我找他聊了聊,他说他觉得自己成绩差,考大学没什么希望,想去当职业选手。阿姨你先别急,现在游戏这个行业吧挺赚钱的,方群有这方面的天赋,如果和俱乐部签了合约,一年也能挣好几十万呢,辛辛苦苦读个书,出来也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,我们要换个思路来想问题,节约了时间还能让孩子做喜欢的事情,也是一个挺好的事。

他妈瞪大眼看着我,不知道是被我说服了还是被我弄懵了。

下一秒,一杯滚烫的开水就泼了过来,我被烫的浑身抽搐。他妈拿起扫把就要把我打出去,边打边骂:你算什么老师啊,我看你就是误人子弟,我明天就去学校告你。

我边躲边说:您别激动啊,我这不是跟您交流么?

他妈越打越用力,扫把都打断了,我摸着自己发肿的手臂,拉着门框还在试图说服她。他妈咆哮:快点走,无良老师。

我说:为了孩子的将来,我不能走。

他妈瞪着我:走不走?

我挺直腰杆:不走!

他妈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,气喘吁吁的回了屋,偶像剧里演得好,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看来她已经被我的执着打动了。我的成就感刚上来一秒,就看到他妈拿着一个很粗的拖把冲过来了,我惨叫一声,连滚带爬的下了楼。

大军在楼下等我,看到我这狼狈样一脸奸笑,递给我一支烟:我看你就是心灵鸡汤看多了,还想着说服家长,这不纯属找打么?

我点上火气急败坏的说:别他妈说风凉话了,你倒是想辙啊。

大军深不可测的笑了笑,然后把我推进车里,开车去农庄吃午饭。

5:

那天晚上大军实行了第二套方案,他联系了一个朋友,那朋友是做直播平台的,大军说了下方群的情况,人家一口答应签约,一年三十万的签约费。

大军说:别的我不管,你们一定要拿十万块现金当定金,去他家签约的时候把那钱给他爸妈看看,不然你们别想搞定。

那朋友很诧异:为什么?

大军说:这他妈还用问么,对于那些市侩小民,什么东西能比眼前的钞票有说服力。现在的很多家长,口口声声说着为了孩子好,其实就是一种控制欲,把孩子按照自己的思维培养,长大了还得按照自己的思维孝敬自己,买车买房养老送终,以爱的名义做着投资,想想还真挺不是东西的。

我一下子对大军另眼相看,事情也如他所料,方群他父母一见那么多钱就同意签约了,第二天就去学校办了休学手续,单独给方群腾出一间房,让他打游戏不被打扰。

方群对我们感恩戴德,问我们要不要什么报酬,我说:物质方面的就算了,你要是觉得我们靠谱的话多帮我们宣传宣传吧,多给我们介绍几个客户。

方群学大军的样子拍胸脯:那没问题,我没事就去网上发帖,保证让你们这门庭若市。

我给了他脑袋一下:你还长能耐了,都会用成语了。

6:

大概是方群的宣传奏效了,第二笔委托很快就来了。一个叼着烟的小太妹找到了我们,那小太妹叫苗苗,胸部都没发育好,却打扮的像个风尘女子,化着浓妆涂着眼影烫着卷发,拎着一个高仿的LV包包,吐了口烟圈问:你们这是梦想铺子吗?

大军热情的迎上去:坐坐坐,小姑娘喝什么,咖啡茶还是可口可乐?

苗苗翻了个白眼:真俗,给我来杯威士忌。

我翻箱倒柜找出一瓶洋酒,倒了一杯递给她,问:你有什么心愿?

苗苗喝了口酒,站起来到处看了看,说:你们这儿这么寒酸,真的有那能力吗?

大军又开始拍胸脯了: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我们办不到的。

苗苗不屑的撇撇嘴:吹牛谁不会啊,我这心愿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大军中了激将法,红着脸说:你还真别瞧不起人,有本事你就说,做不到我们俩蹲在地上给你当一个月宠物。

苗苗喝了口酒,看了我们一眼,又喝了口酒,没说话。

大军急了:你倒是说啊……

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我和大军都崩溃了,苗苗躺在沙发上说:我想当马云的女儿,这事儿你干的成吗?

我和大军面面相觑:这……

苗苗露出欠打的嘲笑:我就说了吧,网上的东西都不靠谱,什么梦想铺子,都是吹牛的。

大军还处在震惊中,张大个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,看起来像个智障。我说:不是,小妹妹,你的愿望是不是离谱了点?

苗苗望着天花板,又叼上一根烟:你们根本不懂,我爸是个建筑工人,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工地搬砖的,从小到大都抠抠索索的。长这么大,从来没给我买过两百块以上的衣服,在家里吃饭就不说了,做一顿饭吃三顿,剩菜我都吃腻了。这就算了,反正也没人知道,但前几天开家长会,他穿着一身工服就过去了,裤子上都是石灰,一身的汗臭味,害我被同学嘲笑了一星期。人家的爸爸妈妈都衣着光鲜,要么是医生要么是公务员,只有我爸爸是民工,甚至都不会说普通话,老师都和他无法交流,我恨死他了,我想当个有钱人的女儿,哪怕只有一天都好,这就是我的愿望。

7:

我和大军准备了两套方案,第一套由我来执行,我认识一个在阿里巴巴工作的哥们,那哥们在大学时老用我洗脸盆洗脚,早上刷牙还爱挤我牙膏,贪了我不少小便宜,是时候回报我了。接到我电话的时候他很高兴:哟,作家,怎么想起哥们了?

我说:无聊翻了翻大学照片,想起咱们好久没联系了,就给你打个电话呗。

他说:你还有时间无聊呢,我成天忙的连拉屎的时间都没有,两晚没睡了。

我问:你在阿里上班,见过马云吗?

他说:像我这种小角色能见到吗,哦,对了,还真得见过一次,年会的时候他来露了一面,讲了两句话就走了,连个手都没和我们握。

我说:这不马上又要开年会了吗,能不能帮哥们一个忙?

他见话锋急转,连忙换了口风:我他妈也没钱啊,你知道的,我每个月房贷都还不过来呢。

我说不是借钱,然后把苗苗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,电话里寂静无声,不知道是被我说服了还是打动了,我说:你问问马总介不介意多个女儿?

那哥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挂了我电话,然后发来一条短信:你还是找我借钱吧,我这还有两百块,可以支援你一星期。

我回短信:我没开玩笑。

一秒钟后他也回了短信:去你妈的,脑子是个好东西,希望你也有!

8:

第二天大军实行了第二套方案,他找到了苗苗的父亲,一个朴实的建筑工人,大军说明了来意,苗苗父亲吧嗒吧嗒抽了半包烟,不停地叹气。

大军递给苗苗父亲一根烟:我觉得这孩子的心愿还是要满足,不然她要走上歧路了。

苗苗父亲两鬓全是白发,四十岁的人看起来像六十岁,手上爬满了伤疤,他低着头用蹩脚的普通话说:是我没能力,对不起我女儿。

大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许是想起了读书的时光,大军的爸是个卖鱼的,一身的鱼腥味,开班会的时候别的家长都坐的离他远远的。大军嫌他爸丢人,开完家长会就和他爸在楼道吵了起来,越吵声音越大,差点还动上手了。他爸被气的够呛,临走的时候却还是递给他三百块钱,低声说:行了行了,下次开家长会要你小姨来,钱你收好多吃点好的,看你瘦的那样。

只一句话,大军就不气了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大军拍拍苗苗父亲的肩膀说:叔,如果是钱的问题您别担心,我可以赞助你们,带苗苗吃点好的买几套好衣裳,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虚荣。

苗苗父亲咧开嘴:哪能要你的钱啊,我自己想办法。

周末的时候苗苗的父亲带苗苗逛商场,一千多块钱的裙子,他咬咬牙买了,付账的时候手都在发抖。一百多块一顿的肯德基,他什么也没吃,眯着眼睛看着苗苗吃的津津有味。玩完游乐场,带的现金已经全部花完了,只剩下最后两块钱。

苗苗很开心,挽着父亲的胳膊说:爸,今天你怎么这么大方啊,是不是发财啦?

他爸笑着说:没发财,这不是你的心愿么,爸爸也带你过过好日子,哪怕就一天。

苗苗愣住了,她知道这些钱对于一个建筑工人的意义,也许一个汉堡,就要在烈日下流一个下午的汗。三分钟不到的过山车,就要在凌晨多加两个小时的班。更不用提好看的裙子,几乎顶的上她爸爸一年的开销了。但父母就是这样一个存在,也许能力有大小,但只要他们有,只要你开口要,他们什么都能奉献出来。

苗苗突然就哭了,她说:爸爸,我错了,是我太虚荣了。

她爸摸摸她的头:傻丫头,你有什么错,只怪爸爸没有能力,没能让你过上好生活。爸爸没读过书,也不会做生意,就只能在工地上做苦力,但你不一样,只要你好好学习,以后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你放心,爸爸就算再苦再累都会供你读大学。

苗苗扑到她爸的怀里嚎啕大哭,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着这对奇怪的父女。

她爸有点不好意思,对苗苗说:别哭了,好多人看着呢,我这还有两块钱,你坐公交车回家吧。

苗苗泪眼婆娑的问:那您呢?

她爸笑着说:我走回去呗,就这点路,只当锻炼了。

她爸口中的这点路是十二公里,苗苗坐在公交车的时候,从后窗看着他爸渐行渐远的身影,眼泪,再一次决了堤。

9:

大军给苗苗倒了杯果汁,感慨:小妹,你这样打扮好看多了。

苗苗穿上了高中制服,不再浓妆淡抹,看起来很纯情,笑起来像我们高中时候的班花,让我和大军浮想联翩。

苗苗抿了口饮料笑着说:但你还是没有完成我的愿望啊。

我严肃的道歉:小妹妹,我联系了在阿里上班的哥们,他说马云不想多要个女儿,你要理解一下,地主家也没余粮啊。要不我再联系联系腾讯的哥们,也许马化……

大军摆摆手打断我的话,转过身对苗苗说:你现在已经是马云的女儿了。

我和苗苗同时惊呼:啊?

大军点点头:你爸已经改名叫做马云了,不信你可以回去查他的身份证,我们梦想铺子,就没有干不成的事情。

这他妈就是大军的第二套方案啊,我被他的智商感动了。

大军还在那得意洋洋的贱笑,苗苗把杯子砸在他脸上大骂:你大爷的,玩呢!

大军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夺门而跑,就像被狗碾的兔子似的,几秒钟就不见影儿了。苗苗怒气冲冲,拿起桌子上一把水果刀就追了出去。

10:

梦想铺子的生意突然火了,早上一开门就有人涌进来,那面石墙上已经贴了密密麻麻的纸条,我和大军成天在外面跑,忙的连饭都没时间吃。

我们受到当地电视台采访,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记者问我们:你们这行业靠什么盈利呢?

我拿着话筒:我们不想赚钱,闲着无聊做着玩的。

大军给了我一脚,抢过话筒露出笑脸:别听我的员工胡说,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,立志于做一些回馈社会的事业。帮助人能让我们觉得快乐,这是一笔精神上的财富,比金钱更有意义。

我在旁不停地冷笑,这厮在人前大言不惭,受高等教育的时候从来都没及过格,这一句话还是在厕所蹲了两个小时才憋出来的。

这段采访在电视上播出后,我们俩成了名人,走在大街上经常被人认出来,姑娘们往往会在我们背后小声说:看看看,就是那两个吃饱了撑的傻缺。

吃火锅的时候,火锅店老板也认出了我们,握着大军的手说:我从小就有个心愿,想和志玲姐姐约一次会,你一定要帮我完成啊。

大军一脸无奈:志玲姐姐的档期已经满了,对不住。

老板不死心:冰冰姐也行啊,哥们,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,这顿我请了。

大军突然就怒了,把老板的大饼脸按在菜盘里,咆哮的声音响彻整个店:你他妈一把年纪了,哪来那么多姐姐,你老抓着我的手我怎么吃饭啊!

11:

正在闲聊呢,一位打扮时尚的姑娘进来了,皮肤白皙身材苗条,笑着问我们:你们这儿是梦想铺子吗?

大军说:不好意思美女,我们今天不营业,你明儿再来吧。

那姑娘说:我不是来委托的,我想来你们这儿上班。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你们的新闻,觉得你们这特有意思,想加入你们。

我和大军面面相觑:这……

姑娘可爱的摆摆手:你们放心,我不要工钱,你们管我一顿饭就成,我什么都会干,你们让我试试吧。

这姑娘笑的太可爱了,我们实在无法拒绝。就这样,汪伊成了梦想铺子的三号员工,平时除了帮忙完成委托,还帮我们搞定了内勤,拖地擦窗户点外卖,让我们幸福感大增。

汪伊,武汉大学经管系毕业生,当过小半年的白领,觉得早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活没劲,弃暗投明加入了我们。但据我观察,她更像是冲着大军来的,从生活中的细节就能看出来,比如点外卖,大军碗里的红烧肉总比我的多。

开会的时候倒茶,给大军泡的是普洱,给我泡的却是红茶,有的时候甚至就是一杯白开水敷衍了事。更过分的是,每次到了节假日,她就会送大军小礼物,什么ZIPPO的打火机GXG的围巾等,但从没送给我东西。

我不禁抱怨:汪伊,你这也太爱憎分明了吧。

汪伊脸羞的通红:好啦好啦,明天我也送你礼物成了吧。

第二天我兴致冲冲的打开礼物盒,发现是条粗制滥造的红绳子,街边一两块钱就能编一条的那种。大军看我沮丧的那样安慰我:算啦算啦,人家又没有工资,心意到了就行。

眼睛里满是同情,嘴角却是贱笑。我看得出大军在得意,从小到大我的桃花运都比他好,难得有一次机会他能压倒我。

不过我也替他高兴,他也老大不小了,是该找个姑娘管管他了。

12:

我们第一次倒霉是在一个午后,几个穿着皮衣的男人踹开门走进来。一个叼着雪茄的胖子问:老板呢?

大军笑着迎上去:哥们,先坐,喝什么,咖啡茶还是可口可乐?

胖子把大军推开,大军的脸色一沉,那胖子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:你们这不是有个漂亮的服务员吗?

我说:她出门了,您有什么委托找我也一样。

那胖子不屑的看了我一眼:听说你们这儿什么愿望都能完成?

那几个男人直直的站在胖子背后,一副黑社会的架势,清一色的戴着水货墨镜,纯属神经病嘛。

我强做笑脸:你有什么心愿?

胖子扬了扬手,背后的一个男人递给他一扎钱,他把钱砸到我脸上,朝我脸吐了口烟:我看上你们这的服务员小妹了,帮我把她搞定,就这事。

我心想大事不好,站起来就要拉大军,却没想到大军的动作比想象中要快,他抄起旁边的洋酒瓶子就盖到胖子脸上,砰的一声,那胖子哭爹喊娘的捂着脑袋蹲下去。

大军脖子上青筋暴出:操你妈的,就你这种货色还充大哥呢。

胖子鬼哭狼嚎的吼了句:给我弄死他!

那几个墨镜男抄起椅子就砸了过来,梦想铺子顿时一片狼藉。

13:

在五分钟的搏斗后,梦想铺子彻底被毁了,那面被我们视为财宝的梦想墙也倒了,写满文字的纸片像下雪般落在地上。

那几个男人下手很黑,我和大军都挂了彩,我伤的还好,胳膊上肿了一大块,大军就惨了,脸肿的和猪头似的。

胖子是被抬走的,躺在担架上还不老实,威胁着我们:有老子刀疤李在,你们这店就甭想开了。

大军回击:甭吓唬老子,中国就没有黑社会。

汪伊回来的时候吓了一跳,眼泪汪汪的抱着大军说:我出去半天怎么就成这样了,你怎么被打的和曾志伟一样了?

大军郁闷的抽着烟,好半天冒出一句话:这世界不就这样么,总有些傻逼为了自己的目的要伤害别人,这种人的愿望能满足么?

汪伊给大军贴上创可贴,拿起扫把开始扫地,把摔得乱七八糟的桌椅摆好,小小的身体用力的搬着东西,让我们都看不过去,大军把烟头弹飞:别折腾了。

汪伊听若不闻,忙来忙去的收拾屋子。

大军吼了句:别他妈折腾了,老子不玩了!

汪伊吓了一跳,拿着扫把呆在一旁一动不动,眼眶红的厉害。大军拿起外套就要走,我把他按住好言相劝:你吼人家小姑娘干什么,跟她又没关系。

大军把我的手打开,怒气冲冲的说:都他妈是你的馊主意,别人说的没错,我们就是吃饱了撑的,还以为自己多高尚呢,在别人眼里就是傻逼。

我冷冷的说:你能好好说话么?

大军咬牙切齿的看着我,然后扭头就要走,我知道,他肯定是要找以前的朋友去找那什么刀疤李闹事了,说不定还得闹到派出所去。大军拉开门的时候我一脚把茶几踹翻,杯子瓶子乒乒乓乓的落了一地,他楞在门口,我说:操,散伙就散伙!

14:

散伙了以后我成天在家闲着,就和当年的班长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,大家吃散伙饭吃的好好的,班花花潇突然就凑到我的身边,扯了扯我的衣服说:你当年能顺利毕业,是不是得感谢我?

我想起来论文还是她代写的,就拿起杯子和她撞了下说:大恩不言谢,以后有用得着在下的只管开口,赴汤蹈火义不容辞。

花潇和我坐的太近了,我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,她笑眯眯地说:真的?

我有种不祥的预感,于是又把话圆了圆:不过哥们现在成了无业游民,梦想铺子也倒闭了,只能给你精神上的帮助,经济上我还是贫农呢。

她打了打我胳膊,说:你以为我找你借钱呢?周末跟我回去见见我爸妈。

我打了个冷战,放下杯子拔腿就跑,花潇却好像早料到我会这样,偷偷的一绊腿,我摔了个狗吃屎,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过来,花潇按着我的腰说:跑他妈什么跑,老娘是鬼吗?

我说:英雄,我卖艺不卖身的。

她说:就你那小身板谁要啊,你别以为我看上你了,我爸妈要给我安排相亲,我就找你这个冒牌货应付一下。

班主任喝的也差不多了,摇摇晃晃的过来说:我一早就知道你们两个有猫腻,行啊你们,大学四年居然一直在玩地下恋情。

同学们纷纷起哄,花潇的脸红透了,我说:不是不是……

然后花潇在我的腰上用力的掐了一把,我疼得说不出话来。

14:

在威逼利诱之下,我决定陪她走一遭,到她门口我突然想起来:见你爸妈总得买点东西吧,我身上没钱啊。

花潇从背后拿出两个大袋子,笑着说:我都替你买好了,我爸不抽烟不喝酒,就喜欢喝茶,你在我家也最好不要抽烟,我妈闻不得烟味。

我说:好,还有没有要注意的?

花潇说:少说话多吃饭,见到长辈机灵点。

我深呼吸,说:好,你等我准备一下。

我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呢,花潇就拿出钥匙开了门,我的心猛地跳到一百八十迈,那一瞬间好像回到了高中时期的考试作弊,我的手心都出了汗。一个男人笑眯眯的说:回来啦。

我连忙鞠躬:伯父好。

花潇踢了我一脚,说:这是我表哥。

表哥笑了下,我刚换好鞋子一个年轻的女人笑着说:饭刚做好,你们去洗手就来吃吧。

我连忙鞠躬:表嫂好。

花潇又给了我一脚,说:这是我妈!

我感觉神志都不清楚了,连忙又鞠躬:妈妈好。

花潇晃了晃,感觉被我的智商打败了,她妈妈却捂住了口说:这小伙子太心急了,第一次见面别急着改口嘛。

然后屋内传来一阵大笑,感觉人还真不少,花潇挽着我的胳膊在我耳边恶狠狠地说:别说话了。

我连忙闭嘴,跟着她进去吃饭,饭桌上花潇给我介绍了她的七大姑八大姨,我一人敬了一杯,觉得自己头晕晕的,状态反而好了很多,怪不得人家都说酒壮怂人胆呢,我准备敬第二轮的时候花潇夺走我的杯子,说:你别喝了,吃饭去!

我说:哦。

亲戚们纷纷赞叹:这小伙子老实。

吃完饭后亲戚们都散了,花潇的爸爸给了我一个红包,我推脱说不要,她爸爸却强硬的塞到我口袋里,笑着说:这是我们这儿的习俗,小伙子别嫌少。

我连忙说:不会不会。

半个小时后花潇把我拉到了她房里,她的房间装修的还挺文艺的,她摊开手说:拿来!

我说:什么?

她把我的衣服扯了下来,找出里面的红包,说:你丫还挺会藏的,怎么不藏内裤里面啊?

我无辜的说:你爸塞到那儿的,我也没准备要啊。

她舔了舔指头开始数钱,一共二十张,她分成两半一半放到自己钱包一半递给我,说:咱们五五分成,不算占你便宜吧?

我连忙摆手说:我不要我不要。

花潇不由分说的往我裤子口袋塞,这父女俩还真是一个德行,都喜欢硬塞钱给别人,要是人人都这样社会早和谐了,这时候她妈开门进来了,恰好看到花潇在扯我的裤子,她妈叫了一声就关上了门,在门口说了句:大白天呢……

花潇的脸又红了,掐着我的胳膊说:平时你那么滑头,关键时刻你还假正经起来了。

我感觉我的肉都快被掐掉了,就叫了一声,她妈又轻轻敲了下门,说:闺女啊,你爸睡午觉呢,动静小点啊。

我只得把钱收好,花潇白了我一眼去玩电脑了,我头昏昏的在她床上睡着了。

15:

醒来的第一眼看到花潇睡在我对面瞪大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,吓得我差点跳起来,我说:你吓鬼呢!

她说:你怎么睡觉还爱说梦话啊?

我愣了愣,说:我说啥了?

她眯眯眼: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,你该不会做春梦了吧?

我说:你这毛病太不好了,怎么老是窥探人家隐私呢?

她也坐起来喝了口水,说:那我也告诉你一件我的隐私吧,你是我的第十四个男朋友。

我感到头晕目眩,说:你情史那么丰富呢,那你别找我来啊,那么多前男友还怕挑不到一个?

她说:妈的,我一次都没恋爱过,都是单相思,你是第十四个。

我笑着说:你这么漂亮,怎么会没有男朋友?

她说:是真的,从小到大我喜欢的男生都不喜欢我,所以就一直没谈恋爱,我爸妈给我安排相亲挺让我害怕的,我不想找一个不喜欢的人,所以才叫你来。

我的心又跳了跳,说:我是假的,冒牌货不算数的。

她放下杯子说:怎么就不算数……

她爸在门口敲敲门,说:吃晚饭了。

我如释重负,出房门的时候我感觉她的嘴角撇了撇。

吃完晚饭我们出门逛街,露天广场上好像有人在庆生,不停的有烟花在绽放,花潇低着头跟在我的后面,反常的沉默让我觉得很压抑。

我说:我明天就回去了,说不定大军一抽风又和别人打架,我得回去看看。

她没说话,不知道有没有在听。

我说:对了,我把那一千块钱放你枕头下面了,在你家白吃白喝我都够不好意思了,那钱我真不能要。

她还是没说话,旁边有很多小孩子在跑跑闹闹。

我说:你长的漂亮心眼又好,不要怕没有男生喜欢你,下次回家光明正大的带一个……

我的手突然被牵住,温暖好像从手心直达心底,背后传来一句话。

“要不,我们在一起试试看吧?”

轰的一声,无数烟花在夜空中绽放,整个城市都充满着幸福的味道。

16:

大军没有和别人打架,成天在家里看电视,体重成曲线上升。汪伊倒是经常往大军家里跑,大军的爸很喜欢这个姑娘,在心里把她当儿媳妇了。吃完午饭后老爷子去楼下下棋,大军坐在沙发上发呆,汪伊洗完碗后把手上的水甩在他脸上,大军半晌才回过神来,瞪了汪伊一眼。

汪伊咯咯地笑:你想什么呢?

大军挠了挠脑袋:突然闲下来了,还真不知道干什么好。

汪伊拿出纸巾擦擦他的脸:你不是说干那些事挺傻么?

大军有点不好意思:我那不是气话么,其实挺有劲的,我那天是气坏了,出社会了就没挨过打。

汪伊神秘的笑了笑,说:要不你也帮我完成个心愿吧,我在你们那儿打工了那么久,一点福利也没有,你们当老板的好意思么?

大军又开始拍胸脯了:你说吧,什么事都难不倒哥们。

汪伊可爱的眨眨眼:你确定?

大军豪情万丈:确定一定以及肯定,说吧。

汪伊低下头轻声说: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你就喜欢你了,我觉得你这人善良又可爱,你年纪也不小了,要不咱们结婚吧?

大军习惯性的转下脑袋,想和别人面面相觑,却发现身旁空无一人,结结巴巴的说:这……

17:

梦想铺子又重新开张了,要不是大军请我吃了一星期的大餐,我是说什么也不干了。

在后街的十字路口,有一家没有招牌的小店,里面装修的十分精致,有漂亮的沙发,上世纪才有的碟片机,各种各样的饮料,一面新砌的石墙,上面贴满了五颜六色的愿望。

你进门的时候会有人热情洋溢的招待你,问你喝咖啡茶还是可口可乐。

但它不是一个咖啡馆,是一个“梦想铺子”。

对了,老板和老板娘出国度蜜月去了,现在只有一个帅的和梁朝伟一样的帅哥招待你。如果你有完成不了的愿望,在理想和现实间痛苦的挣扎,那你一定要来写下你的愿望,怀着期待把它贴在那面漂亮的墙上吧,我们一定努力帮你实现。

责任编辑:新读图时代:互联网十年巨变(2002-2012)